当前位置:主页 > 专项治理 > 治理公路三乱 » 信息正文
专家称公路三乱形成许多大大小小利益集团 导致改革难
本信息由 商丘纠风在线 上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11-25 16:01  

乱罚款、乱收费、乱设卡,我们常说的公路三乱问题为什么屡禁不止?公路三乱问题背后的以法养人机制是不是病根?为什么大家越来越需要的物流因为这样的问题成本越来越高?治理公路三乱,难道真的是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吗?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贺铿、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马宇共同评论。

乱罚款、乱收费、乱设卡,公路三乱为何屡禁不止?以法养人的机制是不是病根?

近来,发生的公路乱罚款的新闻牵动着民众的目光。11月12日,河南永城一辆大火货车,因为疑似超载,被当地运政、路政部门相继罚款。当事女车主再三求情无果,当场服农药,后经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

12月13日,河南省联合调查组公布了这一事件的调查结果。依据法规,将永城市公路局流动治超大队的7名执法人员,移交司法机关,并追究刑事责任。对永城市政府及交通系统16名相关领导和责任人分别给予撤职、降级、记过等处分。

赵建才(河南省副省长):新政执法管理队伍人员的经费,他的工作经费应当列入财政预算的如实的落实。斩断这种以罚代管和靠罚没收入的返还来维持经费和人员收入的这种利益链。

从12月10日起,交通运输部在全国集中开展交通运输行业,公路执法专项整改,禁止对非法超限运输车辆只罚款不卸载,禁止为非法超限运输车辆办理罚款年票、罚款月票等十条禁令。

贺铿:部分地方政府为了局部的小利益或者是为了某些亲戚能有个好岗位就睁个眼闭个眼

根本的问题还是治理,下决心。如果说真的政府下决心,没有治不了的问题。现在就是一部分的地方政府为了局部的小利益,或者为了某些亲戚要有一个好的岗位,把这些问题睁个眼闭个眼,没有真的去下决心治理它。真要下决心治理,这应该不是一个难治的问题。

对于每一年3000亿罚款的问题,我是这么看的。一,这个3000亿不一定准确,怎么得来的?反正这个数是不小。第二,罚没的这些款项,做什么用了?我想可能主要部分是补贴了地方的财政。还有一部分就是相关的部门的福利,他把它用掉了。所以说这些归结的问题,这个多头管理是必须治的。要治这个问题,首先是管理问题,只能一家、两家来管,不能设那么多。路政和路警各有各的事情,要照我的理解,路警根本就不是一个去罚款的问题,路政倒是要管理这个路的问题,也不是以罚为主。而是你按照这个规定,比如说你超载了多少,不能走就是不能走,不能再罚款,我罚款就可以走了,这是没有道理的。所以路政主要要按照它管理的内容去管理一些事情,而不是把精力放在罚没的这个问题上。

马宇:乱罚款是一笔糊涂账它的下落是永远也追究不清楚的

有两个根本性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一个是机构设置问题,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公路建设模式问题。机构设置问题就是有多个部门在管这个事情,整个公路要涉及到多个管理部门,或者多个运营主体,这样的话,就很难去理顺,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去设卡、收费、罚款。还有一个,就是建设模式问题。因为我国的公路网建设,尤其是高速公路建设,实际上一开始政府没钱,财政投资做不到。那我们又要发展交通。就像咱们原来说的,要想富先修路,但是地方政府又没钱投入,怎么办?最后就用市场化资金,有些时候就叫企业去修路,或者说贷款修路,这就有一个还贷的问题,或者说有一个投入产出的问题。因为企业要修的话,它必然要考虑效益问题,假如我要银行贷款,必须得还本付息,那这就导致一开始的时候,它就是一种收费的模式。

乱罚款涉及到那么多的层次,你不管,咱们说交通管理部门,比如说交警,还有一些路政、运政,这里面有一些罚款,你是根本没法查帐的。但是我们说有一本说叫收支两条线,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你收的时候是从这做,有些可能给你正式发票,有一些甚至连正式发票都没有,是收据。这个时候根本就是在这个财政里,一开始的时候,它就是一笔糊涂帐,那你最后再去追究它的下落,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你永远也追究不清楚。

贺铿:70多万的人收费大军很难说赶下岗就赶下岗

我曾经向交通部门建议,把高速公路收费的各个站取消了。取消了,首先是交通比较畅通了。第二,这样一个收费走到哪儿也不尽合理。按照国外的情况,我们公路建设一开始就有商业运作等等,但这个钱不一定要去设这些卡子去收费,你可以把它记在油费里头,这个油费里包括了真正的燃油的钱,也包括了养路的钱,又包括建设公路的钱,把它包括进去就完了,现在一公里就是平均4毛6分钱,你把这个包括进去就行了,这样对于有车的人也合理。我不走就不付出。再一个我走得多,都在油里面反映了,这比较合理。交通部的同志就跟我讲,他说你这个办法我们也考虑过,也确实是好办法。问题是全国有70多万的人就业、收费,你说怎么办?70多万,我一听也确实傻眼了,这70多万人,我不能说赶下岗就赶下岗。

马宇:70多万人的收费大军是负效益就业在损害正效益就业

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误区,实际上就是一个有效就业问题,这70多万的收费大军,比如说对整个物流造成极大阻碍,增加了物流成本,增加了社会成本,那它会影响到几十万、几百万,或者是更多人的就业。所以我经常把这种就业是损害其它就业的方式叫什么?叫负效益就业,或者叫无效就业。你要是取消了,这70万就业怎么办?可是我们没有想,就没有从一个全社会的角度去考虑。假如我们要把整个物流搞顺畅,那可能能多解决几百万人的就业。所以不能因为这种负效益就业,影响了正效益就业,所以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

马宇:路警就不应该靠罚款创收这是执法获利的问题

要从整个宏观经济的角度去考虑,去解决,现在我们算是从收费角度去考虑的问题。还有一个,乱罚款这一块,比如说这个收费大军更多的是什么?比如说公路公司,运营公司,乱罚款这块都是什么?行政管理部门。这块必须要区分,这必须通过改革来解决。我们现在说要深化改革,那有一些说不是政府的权利,必须放给市场,放给企业,你就没有这样的罚款。

比如说路警,你是本来就不应该去靠罚款来创收的。政府部门有些人是维持交通秩序的,你怎么能靠这个创收呢?那就把你罚款的权利取消掉,这样你的利益冲动就弄没了,你只是维护交通秩序。否则你要给他权利的话,就会出现执法获利的问题。他为了执法获利,他就会把标准定得非常得高,让你达不到。或者说有些时候是把标准定得非常不合理,让你很容易违法,这样有理由罚款。比如说经常出现这样的问题,比如这个车多少吨,要限载什么的,或者说你的规格怎么样?实际上会发现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就是物流企业要想赚钱,要想做就不得不超标。一超标他就罚你,那就是我们的标准制定是有问题,为什么标准制定会有问题?背后就是个利益问题。

贺铿:公路三乱形成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导致改革难

比如这70多万人就业的问题,都是利益问题。在这个乱的当中,形成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我们的改革就难在这个地方。

你说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建议?我觉得归纳起来有几个方面要规范。一个是公路的治理,管理层要规范,不能多头来管理,最好就是一个部门。第二,,是我们的流通企业、运输企业的管理也要尽可能规范。有一个说法就是,我不超载,就要赔钱,或者至少是赚不了钱,这不是道理。按照市场来讲,我一趟是多少钱,什么价格?不超载他也可以赚钱,市场决定是这样的。而你想去获取超过市场利益更多的这一部分的利益,那么他就超载。本来我拉50吨,就把我已有的利益由市场形成得到了,那我再拉60吨,这十吨额外的是不能允许的,罚款也不允许的。不能说我就罚款,你超过了10吨我就让你走,这是不行的。我们许多公路、桥梁出问题,就是你本来应该通行50吨的车,现在90多吨、100吨你也在那儿通过,那哪有这么高的保险系数?所以这是不可以的。

马宇:过了收费期的公路还在收费这已经变成一种利益依赖

这里面我觉得还是要做两个问题。一个从根本上做,首先我们要解决收费公路的问题,实际上现在很多的收费公路,按照原来的一开始的协议,或者说要求,很多是已经过了收费期了,但是继续还在收,变成一种利益依赖……

上一篇:重点公开“三公”经费 深化治理公路三乱
下一篇:基层治理:倒逼机制从严管城 渝州路城市管理上新台阶
版权所有:商丘金帆在线 电 话: E-mail:
COPY © 2008-2017 Sqjf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105791156